沐若忧

挺好的

【一八】海棠一卦【微九五,副满】

【一八】海棠一卦
【这章没有九五,就不打tag了】

“这事,您要知道我向来是不愿意插手的。”

“老八,真的麻烦你了。”

【贰】

“请八爷来!”张启山向门外喊了一句,揉着眉头合上了笔帽。看来这件事不得不麻烦麻烦齐老八了。
夜已经深了。齐棠知道张启山最近很是繁忙,早早就回了自家小香堂。说是回家休息,却心烦意乱的怎么也睡不着,干脆拿了本书,搞个伏案夜读。
门外传来小满模模糊糊的声音:“副官,我也不是刻意为难,只是我们爷真的已经睡下了。这时候我也不好去叫他不是。”
“麻烦小满了,佛爷真的有急事请八爷去。”副官焦急的声音也传进来。
“这……”小满回头看看灯火通明的屋子,怎么说都不像睡下了。可是八爷的确交代了他不让人打搅的。
嘎吱一声,雕花的木门被人推开了。小满和副官都捞了安心,这八爷最不会拒绝人,所以一旦出现就算是答应了。“小满,以后佛爷要副官来找我,就不必拦着了……”
副官冲小满乐呵一笑。
“……反正你也拦不住。”齐棠看着小满调侃。

“还是沐家的事?”齐棠把玩着自己的手串,眯起眼睛。
“是。”张启山给齐棠斟了茶。
齐棠脸上挂出满意的表情,拿起茶盏:“这沐家到底打的什么如意算盘?看样子也不像要在九门中插一腿。”砸吧砸吧嘴,齐棠疑惑道。
“关键在于这沐家动不得。”
“哎呀佛爷,你能不能不要什么事都想着用武力解决。”齐棠挑了挑眉。
“不,我的意思是这沐家的家主我很熟悉。”张启山皱了皱眉,好像回忆起什么似的,继而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沐家原来也是北派盗墓的半边天。当然,他们家不是盗墓家族,也不会卜卦算命。”
“不是盗墓家族,却又能撑起半边天的……”齐棠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下子严肃起来,“不是齐家似的家族,就是驱鬼家族了。”要是说自己这些本事还是预测吉凶,未卜先知,那驱鬼人的本事可就专攻术法。虽然自己祖上也流传了不少,可现在几乎失传,当然是术法家族略胜一筹。
“是。”张启山翘起二郎腿,“这沐家家主与我年少相识,又捐了几年军饷,我开始时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沉默了片刻,张启山继续说到,“直到前两年沐家的主家大规模从东北地带迁移到了上海,我恐怕他们是打算在南方也占一席之地。最近几日沐家家主要来长沙……”
“你说了他们不是盗墓家族,”齐棠打断了张启山的话茬子,“术法在斗里是辅助工作,无可厚非很有可能会撑下南派的半边天,不过那也无济于事。毕竟老话可说了那‘隔行如隔山’呐。”
“你这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张启山往后一仰,“不过我还是担心啊……”张启山合上眼睛,显出一种疲惫不堪的架势,“你说说现在这世道真是乱呐。”
“且行且看罢!”齐棠沉吟一会儿,感叹了一句。

第二天一大早,张启山照常去了军营。直到暮色笼罩了整个长沙城,却没有生出一丝一毫想回府的意思。
“佛爷,沐先生接回府上了。”张日山板板整整地敬了个礼,“您确定不回去看看?”
张启山顿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挥了挥手表示准备回去。“怎么没出个车祸呢?”张启山暗暗骂了一句,看见张日山疑惑的小眼神,才有心去正正神色。
“你怎么不去死?”张启山一进客厅,把军帽往茶几上一撂,瞥了那男人一眼。男人却依旧是笑眯眯的,看起来很好脾气。
“你还没死,我怎么能先走一步?”男人翘着二郎腿,懒散的样子让张启山看着就气不打一处来。
张日山瞬间有一种走错场的感觉,佛爷可是第一次这么骂一个人!
“请八爷。”张启山扯着嗓子冲近在眼前的张日山喊了一句,张日山感觉自己的耳朵都快聋了,脚底一抹油赶紧跑出去。现在的佛爷好可怕,还是小满人好。
“张启山,”男人揉了揉眼睛,眼神仿佛被一层薄薄的雾霭笼罩住了,张启山他的看不清神色,“你还是没长大。”
张启山沉默了,男人也不再开口。张启山知道他说的没错,一碰见他自己真的就像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偏偏遇上了他?

~~~~~~~~~~

最喜欢的原创角色初登场,希望有人能理解这个可怜的男人吧。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