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若忧

挺好的

【一八】海棠一卦【微副满,九五】

【一八】海棠一卦
先来一发甜的。

“不能让佛爷难过,”
“切记切记……”

这个故事的起源要追溯到很久之前。

【壹】

开春,天还不暖和,齐棠和几个发小又凑在一起打麻将。
“呦,今天八爷运气不错?”狗五看着既定的牌局,“哈哈”大笑起来。
“嘛的,不玩了不玩了。”齐棠拍了拍麻将桌,站起来就打算走人。
其他人也不拦,毕竟这种情况已经不是一两次了。
“各回各家吧,”二月红看着“三缺一”的局面,又心想不好再叫人,干脆打发几位走人,“回头再聚。”
解九点点头表示同意。

“怎么在这站着?”张启山走上前去,把站在齐家盘口前的齐棠抱在怀里。
“啊呀!佛爷你冷不丁的出现在我这儿,是想吓死我啊!”齐棠一回头,满脸都是埋怨的表情。
“天还凉,别生病了。”张启山勾起唇角,演绎出一种“欠揍”的微笑。
齐棠躲在他怀里“嘿嘿”笑着,仿佛是撒娇一般。
“我们认识多久了?”张启山问。
“不多不少,”齐棠抬起头,看着张启山的眼睛,“正好……很多年了。”
张启山忍不住笑,抬手拍了一下齐棠的后脑勺。看着怀中的小算子委屈地揉着脖子,张启山不仅一点也不心疼,并且还非常想嘲笑一番。
“披好。”张启山解下自己的披风,悉心给齐棠披在肩上,整理好每一寸布料,“千万别着凉了。”然后随意地揉着他的头发,直到齐棠的头发像鸡窝似的乱飞起来才又一点一点的捋好。
“晚上来家里吃饭。”张启山放开齐棠,撂下一句话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这样恬静的情景是经常发生在他们之间的。
依我看来,只有在面对彼此之时,他们才可以放下一切伪装,展现最温和的一面。
一世无忧,岁月静好。

“小满,晚上爷去佛爷家吃饭。”齐棠冲盘口里喊了一句。
“知道了。”小满从盘口里窜出来,对着齐棠挤眉弄眼地笑。
齐棠一下子看懂了小满那颗八卦的心:“去去去,干活去。老子不稀得理你。”
小满没有往里走,反而盯着那披风笑得更欢实了:“这不,佛爷看重我们家爷……哦不,我们家爷看重佛爷,是佛爷的福气。”
“滚滚滚,别贫嘴,”齐棠一听也露了笑脸,不过嘴上还是不饶人的,“不指望你们家呆瓜了,老子还是腿着去罢!”
“诶?爷你别乱说。”小满一听红了脸,钻回盘口里。
齐棠站在街边,望着湛蓝的天空,眯起了眼睛。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还没读完,张启山一把抢走了齐棠手里的书:“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呦,”齐棠抬头,戏谑地看着张启山,“您这不会是跟古人吃醋了吧?”
“嗯。”张启山诚实地点点头,“活人在你面前你不看,偏偏去看那死人的书。八爷下次不如咱一起去墓里看看死人罢了。”
“我就一穷酸书生,你可别,”齐棠往沙发上一靠,摘下眼镜,“我要是再不读书,可就是半个废人了。”
“不如不读。”张启山拿起一个橙子开始剥皮,“这样追你的姑娘还能少点。”
“屁!”齐棠眯了眯眼睛,骂了一句,“我要是个废人,你能说你当初会看上我?”
张启山自知理亏,不再搭话。手上却不停地把剥好的橙子往齐棠嘴里塞。
“我打算在府里引几株海棠,”张启山塞完了橙子,又开始削苹果皮,“你看怎么样?”
“我?我看能怎么样?”齐棠闹着变扭,完全一副“不想理你”的样子。
张启山笑着,把他搂在怀里。

“诶?”狗五看看明明已经该分别了还跟在自己身后的解九,“你怎么,今天要去我府里吗?”
“我家厨师请假了,”解九翻了一个白眼,“你应该不希望我把自己毒死。”
“哈哈哈哈……唔!”狗五开怀大笑,然而很快就被解九一巴掌堵住嘴。
“不许笑我。”解九放下手,恶狠狠地盯着狗五,“不然下次拿嘴堵。”
“啥?”狗五没听清楚,一脸茫然。
“没什么。”解九扶额。

“张副官,八爷已经腿着去佛爷府上了。”小满看见张日山进了盘口,乐呵呵地笑起来。
“见了。”张日山毫不犹豫地坐到凳子上,这是养成的习惯,“过来看看罢了。”
“哎呀,副官今天是得闲了。”小满也拉过来一张板凳。
“你要是不喜欢,我就走了。”张日山一挑眉,却没打算起身。
“嘿嘿,我喜欢,小满巴不得你多来呢。”

啊……今天的长沙城依旧很和平。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