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若忧

挺好的

隔壁班那个死算命的,老子看上你了【一八,九五校园】【上】

隔壁班那个死算命的,老子看上你了

*私设齐铁嘴真名齐棠。吴老狗真名吴添。解九真名谢霖。
*原谅我这个中二病患者。
*ooc我的锅。

齐铁嘴是一个学生,兼职算命的,学校内部按照各方校园实力做的中二排名“九门提督”的老八。齐铁嘴原名叫做齐棠,像个小女孩的名字,这个问题只有老师,自己的两位竹马,和为数不多的几个同学知道。齐铁嘴是外号,但由于原名真的很尴尬,所以齐铁嘴这个名字逐渐代替了原名,连老师都这么叫起来。
张启山是一个校霸兼职班长,兼职惹算命的,“九门提督”的老大,人称“张大佛爷”。佛爷也是个外号,因为张启山很不好惹所以叫佛爷,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叫张启山。
比如说某个假期里齐铁嘴在校门口摆摊,张启山看见,于是给城管打了电话。比如说上个星期差点把齐铁嘴的罗盘砸了。
齐铁嘴好委屈。
“糖糖啊。”每次被张启山欺负过后,齐铁嘴的竹马,“九门提督”老五吴添总是一脸看淡的拍拍齐铁嘴的肩膀,“下次他再欺负你,老子一定让我家的狗咬死他。”
“糖糖你妹!”齐铁嘴一拳就揍到吴添脸上,然后在背后偷偷的揉着十分疼痛的手,“你这吴老狗每次都这么说,老子这次要信了就是傻逼。”
然后老九谢霖总是准时出现,推着黑框眼镜:“糖糖,你也不能怪狗子,谁让你爸妈起了齐棠这么个女孩名字。”
然后吴添开始叫嚣:“谢小九!你妹的狗子!老子叫吴添!”然后挥着拳头想打他结果被虽然不会打架但人高马大的谢霖拖走。
齐铁嘴一脸懵逼。这俩人真的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竹马”吗?
这次照样是同样的情况。只不过齐铁嘴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当傻逼了。
“八爷,刚刚咋们学校隔壁院子里,五爷的狗把佛爷咬了。”齐铁嘴的小跟班小满汇报说。
“现在怎么样?”老子一定要保持高冷。齐铁嘴想着装淡定问到。
“八爷不是会算么?”张启山的小跟班兼任堂弟撇了撇嘴,满脸挂着不高兴。
因为字太丑,所以我们不知道他是叫张日山还是张曰山,又和总是军人一样严肃,所以干脆就叫“张副官”了,最开始这个称呼一出现,齐铁嘴就毫不犹豫的嘲笑了一番。
“尼玛,老子算命折寿。”齐铁嘴翻了一个白眼,不再理会张副官。
“这佛爷到时没什么,现在是已经送去医院了,”小满欲言又止,看齐铁嘴示意他继续才说下来,“就是狗五爷现在有点麻烦。政教处说要开除。”
“去找谢霖。”
“诶!”小满应了一声就跑掉了。
吴添入学惹事,都是谢霖出面。谢霖家里是做生意的,又给了学校不少钱疏通关系,所以每次都能轻松摆平。
“你们俩有奸情。”齐铁嘴总是吵吵嚷嚷的大叫。
“不,这是基情。”趁吴添不注意,谢霖偷偷对着齐铁嘴说。
“齐棠,老师叫你去政教处。”班长老二二月红一边和自己的小女朋友丫头卿卿我我,一边漫不经心的瞟了他一眼。
齐铁嘴被这一声“齐棠”叫的无语凝噎,只身前往政教处。
等政教处放人,天已经晚了。五个小孩摆出一副“身体被掏空”的架势。为什么是五个,因为今天吴添事件把齐铁嘴,吴添,谢霖叫去了。另外两个是百合,据说霍仙姑和尹新月搞上了,所以被叫去谈了谈人生。
“我去看看张启山。”走到岔路,齐铁嘴想起今天家人不在,良心发现似的和吴添,谢霖告别。
张启山家离三人家不远,齐铁嘴一进门就被张启山的保姆迎了进去。齐铁嘴环顾四周,发现是看起来有些奢侈的过分的欧式装修。齐铁嘴家里是中式装修,两个人完全不是一个风格。
张启山的卧室尽管说也是欧式,齐铁嘴总归还是喜欢。书架上摆满了书。
齐铁嘴仔细一看,第一个格子:《小学生300字作文》,《小学奥数题解》,《三位数加法》。
第二个格子:《十万个为什么(儿童篇)》,《儿歌大全》,《儿童口算》,《x豆漫画大全》。
第三个正常一点:《格林童话》,《三百六十六个睡前故事》,《伊索寓言》,《白雪公主与恶毒王后的相爱相杀》 。
齐铁嘴想了想:尼玛,张启山你是怎么考上高中的。
第四个格子的位置最方便张启山取阅:《欧洲简史》,《钢琴演奏心得》,《中华上下五千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
为什么会有一本《易经》?齐铁嘴百思不得其解。
张启山还在休息,齐铁嘴趁机观察了一下这个“坏家伙”。有棱有角的英俊脸庞,微微挑起的剑眉,弧度恰到好处的薄唇,耳朵的大小刚刚好。往下看,精致的锁骨。还有毛毯下略微透出的健壮身材,胸口随着呼吸略微起伏。
卧槽,太好看了。齐铁嘴心里骂了一句,忍着即将喷薄而出的鼻血,乖乖坐在床头。坐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死算命的,来给我赔罪?”齐铁嘴在梦里隐隐约约听到张启山的声音,但是没醒过来。
梦里的张启山已经醒来,白色衬衫头两个扣子解开,而自己以一种极其羞耻的动作被他压在床头板上。
“好看……”齐铁嘴想着是梦,于是说了真话。
“我也觉得……”张启山轻轻的靠近,在齐铁嘴耳畔吐着热气,“你真好看。”
齐铁嘴感觉太过真实,一个激灵才发现,不对这不是梦。
“佛……佛佛……佛爷,”齐铁嘴一下露了怯,好歹以前也跟张启山当过兄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清楚,“诶呦佛爷,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吧……”
而在张启山看来,这就是在撒娇。不过他还是松了口。
“你是来赔罪的,”张启山眯了眯眼睛,“我今天就不过分了。老子的套路你清楚,我们只做第一步。”
齐铁嘴当初是学校的八爷,自从张启山转来就和他当了兄弟,后来去KTV喝醉也搞了几次。只不过后来,张启山对着他说想脱单,结果齐铁嘴会错意,给他找了个女孩,就是那个尹新月。张启山一生气面子上挂不住,就断绝来往,开始整他。
不就是接吻吗嘛,亲就亲吧。可不能因小失大。齐铁嘴想着,大义凛然的闭上眼睛。
张启山缓缓的取下他的眼镜,开始一点点的侵略他的唇。
第二天张启山前胸挂着一个书包,后背挂着一个齐铁嘴,齐铁嘴后背上挂着另一个书包。
昨天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只是这天齐铁嘴没有上体育课,理由是由于过量运动造成的“肌肉拉伤”。
“辣眼睛。”二月红看看齐铁嘴脖子上的痕迹,这么评论了一句,又开始和丫头卿卿我我。
“……你是被张启山打了?”单纯的吴添问。
“不是。”谢霖回答,“我今天教你。”
齐铁嘴沉默了。
“嫂子好。”经过的陈皮阿四不着边际的和齐铁嘴打招呼。
“张启山是你哥?”齐铁嘴问。
“陈皮是张启山的弟媳。”霍仙姑抱着尹新月经过。
自产自销。齐铁嘴忽然想到这个词,真的,一切和九门关系密切的都自产自销了。
“等等,陈皮刚刚叫我什么?”齐铁嘴才反应过来,然而陈皮已经跑了。
“搞事情还看陈皮啊。”李三爷和黑背老六默默看戏,身边的白姨和李家嫂子一起磕着瓜子倒闲话。
齐铁嘴好生气。
因为张启山依旧惹那个算命的。
比如齐铁嘴又趁假期摆摊,张启山站在旁边捧了一大捧玫瑰花。
“张启山你给我滚!”齐铁嘴冲着张启山大喊。然而张启山是一个宠辱不惊,十分有毅力……不要脸【划掉/ 的人。



~~~~
最近各种小说,同人啊,写的太多了,脑细胞已经耗光。
今天写了一篇作文,被妈妈嫌弃死了。
现在只会写小说了,都怪八爷太萌。

评论(9)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