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若忧

挺好的

占tag抱歉

复仇者大厦开始招收新人啦!
欢迎加入复仇者大厦,群聊号码:810902882

需要神盾局各位,还有老万,大家都很可爱。
群里热爱赌博,群主老贾偶尔恶趣味。

开启X战警团队

欢迎加入复仇者大厦,群聊号码:810902882

再来一波群宣,这是一个有点逗比之家,但是还是有正经人的XD
占tag抱歉

欢迎加入复仇者大厦,群聊号码:810902882

【日常赌博】
奥创和幻视皮气很正,cap基本老干部,其他都是逗比XD

有内裤这种蜜汁角色,另外斯塔克AI家族缺凯伦

emmm……群规不多,能一起玩就行
目前没有DC和叉男

群内cp贾尼,幻红,锤基,奇异玫瑰,贱虫,盾冬(正在努力变成cp)
贾尼甜腻风,日常秀恩爱;两位老冰棍,努力改变画风

欢迎加入复仇者大厦,群聊号码:810902882

发一波群宣,这是一个有点逗比之家,但是还是有正经人的XD

欢迎加入复仇者大厦,群聊号码:810902882
【急缺陛下,瓦坎达各位大宝贝】【日常赌博】
奥创和幻视皮气很正,cap基本老干部,其他都是逗比XD

有内裤这种蜜汁角色,另外斯塔克AI家族缺凯伦

emmm……群规不多,能一起玩就行
目前没有DC和叉男

群内cp贾尼,幻红,锤基,奇异玫瑰,贱虫,盾冬(正在努力变成cp)
贾尼甜腻风,日常秀恩爱;两位老冰棍,努力改变画风

欢迎加入复仇者大厦,群聊号码:810902882

一个不是很正经的大家庭,希望能带给各位快乐。老贾和托尼等候您的回归。
【欢迎各位反派角色】
【瓦坎达诸位,我们在找你们】

以MCU为准,不开时期,禁重皮

没有很多规定,禁重皮,禁黄豆,禁纯白,禁ky

cp除了贾尼,锤基,幻红,奇异玫瑰以外没有硬性规定

目前群里有托尼,老贾,小虫,神兄弟,吧唧,死侍,寡姐,格鲁特,队长,小玫瑰,斗篷,博士以及内裤【???】以及一大波

欢迎加入复仇者大厦,群聊号码:810902882

占tag抱歉

喜欢你

我们的一周年,偷偷不和你一起过。
我啊,藏起来了。你会不会记得呢?
想和你一起滑雪,想和你一同在沙漠旅行。
小傻子,臭丫头。
等我啊。

人生若只如初见

乌鸭_:

又又是邪教,又又又是邪教,小满×霍仙姑


一大早不知想什么突然开的脑洞,我觉得脑袋已经不是我自己的了,我已经控制不了他了(╥﹏╥)


这一篇其实挺寡淡的,没有勾心斗角,没有阴暗腹黑,但也不是he,所以你们酌情决定看不看,我先去给自己打幺二零(╥﹏╥)


…………………………………………………………


    初春时节,乍暖还寒,万物复苏,枝条抽出嫩芽,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在悄悄萌发。
    从二爷家出来小满拿着刚得的赏钱心里喜滋滋的,正想着一会买点什么好吃的,一眼没看见跟人撞了一下。两个人走路的速度本都不快,撞的也不结实,只是肩膀碰了肩膀,手臂挨了手臂,可小满下意识后退一步时正踩上一颗小石子,脚下一滑直接坐在了地上。
    哎呦呦,哼唧唧,抬头正要道歉人却傻了。只见他撞到的是一个姑娘,不对,是天上下凡的仙女。
    杏眼柳眉,雪肌丹唇,一匹上好的墨色缎子直垂腰际,略显圆润的脸颊昭示这姑娘最多不过豆蔻年华。
    坐在地上仰着头的小满被映在那姑娘身上的光照花了眼,也晃晕了脑子,傻愣愣的样子若是被八爷看到,估摸又是一顿数落。
    ‘你,是天上下凡的仙女吗!’
    对那仰头看着自己的人,霍仙姑说不出什么感觉。只觉得这人傻乎乎的,明明阳光刺眼,可还是努力睁大了看着自己,那脱口而出的话却不让她觉得厌恶。
    自从双亲去了,霍仙姑就被小姨带回主家养着,从小看的见的不是处心积虑便是背后捅刀,就连那些讨好过她的人也大多是因为小姨在霍家的地位,还有一些便是带了让人想吐的猥琐目光。这人的眼神却是霍仙姑第一次见到,那直透眼底的光反射回她的心里,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光点。
    霍仙姑什么也没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这样的人说话,只好离开。转身时月色披风下摆摇曳,划过小满的眼前,也悄悄在他心上留下了痕迹。
    直到再看不见那人的影子,小满打了个哆嗦,身上有了知觉,才感出地上的凉气来。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拍拍屁股,抬头再看看街上的人来人往,哪还有那姑娘半点身影。小满心想难道刚才都是幻觉,这么好看的人比自家爷还有仙气。挠了挠头,就这么两步一回头,三步一徘徊,心不在焉的慢悠悠的回了香堂。
    昨天有人给八爷送来了些竹蔗,这日子吃这口最好了,清热解暑、增进食欲,虽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却也吃个新鲜。而且这竹蔗按节分开,用滚水稍煮片刻,再去了皮,更是甘甜利口。所以一大早八爷就差小满给二爷家送去些,可这都快一上午也没见小满回来,八爷估摸着他是得了赏,又不知道买什么吃的去了。
    这边八爷刚送走了一位客人就见小满低着头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路都不看差点撞了人,让八爷拉了胳膊往边上一扽这才回了魂。可还不等八爷训斥就见小满瞪大了眼睛看着八爷不知道想些什么脱口就问:‘爷,您见过仙女吗?’
    八爷被小满这模样逗得哭笑不得,心想这小子不是人跑丢了,是魂让勾没了,不知看到了什么,还心心念念什么仙女起来。不轻不重的拍了下小满的头,佯装生气板了脸:‘一天天都想些什么,还不快去干活。’
    被拍的低了下头,偷偷吐了吐舌头,小满赶紧应承着往香堂里跑,也没看到路过胡同口的那抹月色。
    三年后,二爷夫人去世,小满跟着八爷一起来吊唁,还是在二爷家门口的那条街上小满又遇到了霍仙姑。当那个总在梦里出现的身影真真切切的站在自己远处时,小满反而觉得他是又一次入了梦。素色暗绣的旗袍裹着更加挺拔玲珑的身子,已脱稚气的面容粉雕玉琢般精致,哪怕她是站在霍三娘这个九门出了名的美人身边也毫不逊色,反而多了分不入世的仙气。
    看到她的那一刻小满忍不住小声低语了一句:‘仙女。’正被身边的八爷听见,扭头一看这孩子失了魂似的模样和多年前一模一样,赶紧抬头去寻。此时霍仙姑已上了车,顺着小满眼神的方向八爷只能看到准备上车的霍三娘,眉头一皱,心中一动,正要转头训斥就被红家管家迎来的一声‘八爷’打断了。拍了一把还傻愣的小满,赶紧进了红府大门。
    其实在小满随八爷进红府的时候霍仙姑也看到了他,只是多年来小姨对她的教导和霍家一切的经历让她学会了什么是喜怒不形于色。虽然没表现出来,但她第一眼也认出了那个人,那个当年傻乎乎问自己是不是仙女的人。同时她也认出了那傻小子身边的人,同是下三门却与佛爷交好的奇门八算齐八爷,所以她没有动,甚至连她身边的小姨都没看出她稍稍分神的目光。
    曾经霍仙姑有问过小姨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二爷,哪怕他从没有给过她任何希望。当时三娘告诉她在这世上总会遇到那么一个人,只要一眼他便能在你的心底生根发芽,占的满满当当的,以后纵使遇到好过他千般万般的,这心里也已经装不下分毫。当时霍仙姑并不能理解这是怎样一种感觉,她也不明白那个铁血手腕的小姨为什么会露出如此哀怨的神情。当她真正明白这句话的时候,那个在她心里种下种子的人却已经不再了。
    后来小满和霍仙姑像很多话本子里写的那样,在八爷和霍三娘不知情的情况下俗气的偶遇。小满还是那个看到霍仙姑傻乎乎只会笑,追着人家却不知道要做什么,最后把买给八爷的点心硬塞给霍仙姑的傻小子。而霍仙姑那,就这么看着,放慢了脚步等着小满追上来支支吾吾、前言不搭后语,最后塞给她一封她并不爱吃的点心。小满笑在脸上,她笑在心里。
    那时候的他们还不懂的什么情啊爱啊,小满只是单纯的觉得霍仙姑美的像仙女,而他看出仙女有很多心事,她不开心,小满只是想让她开心,他想看她笑的模样。霍仙姑对小满许是一种好奇吧,他身上有一种干净的味道,那是她过去从没见过的,不论是霍家还是九门,哪怕是小满心心念念崇拜的八爷也没有。她不自觉的想靠近他,就像夜间的飞蛾渴望烛火的温暖却是害怕那粉身碎骨的灼伤。
    他们之间其实没有太多的故事,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没有香艳旖旎的夜晚,没有棒打鸳鸯的赚人眼泪,甚至没有互诉衷肠的凄美婉转。他们的每次见面更像是两个朋友,没有逾越,没有生疏。
    在小满的心里霍仙姑慢慢从那高高在上的仙女变成了面前这个满腹心事沉默寡言的可怜女子。小满只想让她开心,让她笑,哪怕只是她眼角眉梢的一丝喜色也能让小满高兴的像傻子一样。
    在霍仙姑的脸上那凝固了多年的面具在慢慢的破碎瓦解。她的每一次笑,每一个拧眉,哪怕再微小的表情都是真正来自她的内心。她甚至学会了任性,因为她知道,不论怎样,小满都会用尽办法哄她。霍仙姑总是告诉自己只有在这里,只有在他面前,让她做真正的自己,哪怕一刻也好。
    在这种提心吊胆又极度渴望下他们度过了一年,在他们的眼中每一次见面都是上天的恩惠,他们从不敢奢求更多。不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家族隔阂,他们都不可能在一起,他们知道,所以他们从来不说。
    ‘以后,我都不能来见你了。’这是第一次由霍仙姑先开口的见面。
    ‘以后您就是霍当家了,见面我还要给您行礼那。’这是第一次小满的笑带着苦涩。
    从那以后他们就真的像两个陌生人一般,即使见面了也只是小满抱拳行礼,规规矩矩,霍仙姑高高在上,目中无人。
    1937年,日军展开了大规模的侵华行动,我们的土地被侵略者的铁蹄踏过,我们的同胞在水深火热中挣扎。当知道日军一步步逼近长沙城的时候小满提出要去参军,对于此事八爷是一千一万个不同意。可那个从小就听话又机灵会哄人的小满却不知什么时候有了驴脾气,跪在院子里,一跪就是一夜。
    当小满醒来时看到的是床边的霍仙姑,那是八爷一夜辗转难眠,又看到昏迷在院子里那个自己从小养大的孩子后跑去霍家求来的。原来小满和霍仙姑的事八爷一直都知道,他没有阻止,也不愿阻止,八爷是最不愿意他们之间的恩怨影响到小辈们的人。现在小满犯了轴,他没有办法,他只能去求霍仙姑。
    那天霍仙姑只问了小满一句话:‘你,真的要去参军吗?’
    ‘日本人就快打到长沙城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满没有说完那句话,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说,即使霍仙姑现在就坐在他的面前。
    霍仙姑没有劝他,只说让他明天午夜去城郊小亭。
    第二天夜里霍仙姑并没有出现,来见小满的是霍三娘,三娘交给了小满一匹快马和一个包裹,她告诉小满若想参军就离长沙城远远的,越远越好。小满没有等到霍仙姑只能骑马离开了,他不知道霍仙姑就在不远处的拐角看着他,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
    小满不见了,八爷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就像当年知道了小满和霍仙姑的事情一样平静。
    后来日军还是打到了长沙城,九门众人除了还有军职在身的佛爷都奔走四方避祸去了。直到日本宣布投降以后,他们又一个个的回到长沙,回到那个他们已经不算熟悉的家。
    回到长沙后霍仙姑偷偷去过齐府,这时已经没有了香堂,她躲在树上看着八爷进进出出独自忙活着,就像小满离开后的每天一样。有一次她没忍住敲响了齐家的大门,八爷看到门外的她时并不觉得意外,他只轻声说了句:‘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来。’
    在往后的日子里霍仙姑不止一次的想过若是那天她没有敲响齐家的大门该多好。这样她就不会看到小满的牌位,她就不会知道小满在离开两年后死在了战场,尸骨是八爷掐算了方位后从死人堆里扒出来的。
    听完八爷的话霍仙姑没做停留,也没有上香,只是转身缓缓走出了齐府,就像她走进来时一样。只是在她走过的路上开出了一朵朵血色的梅,那是她整齐的指甲从握紧的拳中掐出的一滴滴眼泪。
    多年后,当霍仙姑在一场舞会上见到一位正被人调侃的有些傻乎乎的军官时,她想起曾经也有这么一个人在她的身边。当那军官用那傻愣愣的眼神看着她问她是不是仙女时,霍仙姑决定嫁给他。后来他们有了一个女儿,再后来军官战死沙场,霍仙姑抱着他的牌位哭了一天一夜。
    在那滴落的眼泪砸出的水花中她看到了一缕照进心中的目光,一如多年以前,一如多年以后。

记一个脑洞《久制陈皮》

一个谜一般的脑洞。 私设众多,无法列举。 假设玲珑死后小蓝忽然出现,即小蓝是重生失忆的玲珑,这个事情只有女王知道。
私设玲珑是“铸造魔仙”,魔动枪是玲珑打造的。魔仙剑是游乐父亲留下来的。
没看过后几部,只看了魔仙彩石和彩虹心石,以这两部为准其余私设。

预计暑假开更

【一八】海棠一卦【微九五,副满】

*这一章还是没有九五副满。

------------------------------------------------
【一八】海棠一卦

“桉楠兄生的真是俊朗,您以后必将大有作为啊!”

“八爷说笑了,沐某人不过只想安安稳稳守住我沐家罢了。”

【叁】
“佛爷。”两人沉默了多久,直到齐棠穿着枣红色的长衫出现气氛才稍微缓和了些。冲着张启山问候一声,齐棠回头去看没有继续窝在沙发上,而是起身的男人。微微一鞠躬,算是打了招呼:“这位便是沐家主了吧?佛爷原来跟我提起过,今日一见果然是一表人才。”
“多谢先生谬赞,沐某人不敢当。”男人笑嘻嘻地向齐棠一拱手,“到是不知先生如何称呼?”
“在下姓齐,江湖排行老八,”齐棠推了推眼镜,温和地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您叫我齐八就成。那沐家主该如何称呼呢?这么叫怪别扭的。”
“原来是齐八爷。刚刚启山还跟我提起呢!说您‘一张铁嘴说春秋’。”虽然张启山刚刚并没有和他说任何一句除了“你怎么还不去死”以外的话,男人顶着张启山恶狠狠的目光还是这么说了下去,“我叫沐桉楠。”
“桉楠兄生的真是俊朗,您以后必将大有作为啊!”齐棠坐在沙发上,偏着头打量打量沐桉楠,虽然佛爷说他不是好人,但是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虽然“大有作为”什么的是客套话,但“生的俊朗”是真的。
“八爷说笑了,沐某人不过只想安安稳稳守住我沐家罢了。”沐桉楠也坐下,眉宇间尽是温润的笑意。
“不知这次桉楠兄来长沙城的原因呢?”齐棠眯着眼睛,进入正题。张启山也缓过神,这正是他想知道的。
“恐怕你们都不清楚,长沙东城郊的那片荒草地,地下有个大斗。”沐桉楠再一次翘起二郎腿,却不像和张启山说话时的不在意,反而是一副严肃的架势。
齐棠笑着摇摇头:“那种地方谁都不会相信可能有大斗。不过既然是桉楠兄能瞧上眼的,必然是奇斗了。”
“是,齐先生果真明白我的心思。”
“几日后便是九门堂会,”齐棠心说自己当真没见过把心思都往明面上放的,也有心帮他一把,反正沐家这个关系,九门亲近比敌对好,“到时我便引荐桉楠兄见见各位当家,不如那时桉楠兄讲一讲,有兴趣的便可以一同去。”
沐桉楠一听把翘着的腿放下来,点点头:“恭敬不如从命。那今日我也本是想与启山叙叙旧,这事就不再提了。”
“桉楠兄与佛爷少年相识,不如讲讲佛爷年少时意下如何?”齐棠自然的引开话题。
张启山黑着脸看着两个人聊的开心,自己却不敢插嘴。一方面怕扫了齐棠的兴致,另一方面也怕自己一开口就暴露了自己和沐桉楠之间的过往。

聊着聊着天色就暗了,总不见得聊个通宵。
通透如齐棠,他当然清楚张启山不想让这位沐家主在张府留宿,打了个哈欠:“啊呀,天都这么晚了,与桉楠兄聊天真是开心。不如这几天桉楠兄就去我的小香堂暂时住下,方便我们交流,虽然简陋些,但客房还是有的。”
张启山不开心,张启山不开心极了。然而如果沐桉楠在张府住下,张启山会更不开心。权衡利弊,张启山喊来张日山,派车送这两位大爷。
沐桉楠捋了捋左边的头发,露出左耳上的藏银耳环。
他以前没有带耳环的习惯吧?张启山想到。

“桉楠兄,你和佛爷到底是什么关系?”齐棠并没有打算休息,吩咐小满去安排住处,又把沐桉楠拉进自己的房间。
“我算是他一起长大的哥哥。”沐桉楠挑眉笑着,“只不过他现在比较讨厌我吧。”
齐棠摇摇头,拉着他走到屋子中间的桌前坐下:“我不是说你说的是假话,只不过我的直觉说不仅如此。”
“八爷非要我说实话的话,那要答应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沐桉楠拧着眉叹了口气,“我年长他五岁……”
齐棠盯着他看起来甚至比自己还年轻不少的面容瞪大了眼睛,如果不是他身上的气场太老成的话,自己差点就叫他“桉楠弟”了。

张家人没有童年,张启山有。但张启山的童年开始的比普通人的要晚一些。那年张启山九岁,他的表情却总是冷峻的像个历尽沧桑的大人。心疼,十四岁的沐桉楠看着张启山就心疼。张家和沐家世代交好,沐家的孩子训练也挺艰苦的,但总归不都是套路,还是以实战训练为主,再说沐家还是驱鬼家族。
“成了,小家伙我带你出去玩几天。”沐桉楠叫停了正在训练的张启山。
张启山瞪着眼睛看他,没有放松的打算。
“你父亲允许了。”沐桉楠猜测张启山是因为张家的管束才不愿意走的,不过还是只猜到了一半。
“如果练习中断,会退步。”那时的张启山说话甚至没有任何语气词。
“不会的。”沐桉楠勾起唇角,揉了揉张启山的头发。
沐桉楠带着小张启山满山跑,带他见识各种动物,各种植物。期间碰到过不少危险,例如野兽突袭,例如又有他人遇险,沐桉楠不到万不得已从来不帮张启山解决。张启山的决断力就是从那个时候锻炼起来的。
后来日本人发动“九一八”事变,很快全面占领东三省。沐家假意投诚,实则与日本军队处处周旋,同时暗中向上海转移。这就是沐家作为一个庞大的家族能够快速转移的原因。

“启山可能误会了什么,”沐桉楠无奈的揉揉头,“以为我背叛了他。可是这种事要我怎么解释呢?”

-----------------------------------------

*沐家主我男神,有bug怪我。
*求聊天啊……
*沐家主的故事远远不止于此。

【一八】火柴

【一八】火柴

灵感源于《卖火柴的小女孩》,以及《火柴天堂》这首歌,但内容可能大相径庭。
----------------------------------------------


“先生,您要一包火柴吗?”带着玳瑁眼镜的中国男人冲着我笑起来,看起来是很让人舒服的。
“嗯……谢谢,并不需要,”我叫Terry,虽然不是中国人,但我去过中国,那时是一名记者,在长沙工作。也许是见过他,他淡淡的长沙口音让我感到十分熟悉,“不过也许我可以在这里坐一会?”我指指他刚才坐着的长凳。
他浅浅点了头,我和他一起坐下。
今天是圣诞节,作为一个父母早逝的光棍----中国人告诉我应该这么讲----我是比较闲的。不过我身边这个男人,我不觉得他穷到至于上街卖火柴,他的长衫是很不错的料子,手指上的戒指使他看起来很阔气。
“我们见过面吗?”我问他。
“当然啦Terry,不要告诉我你把我忘干净了。”男人显得有点不开心,这时我才从他刚刚一直笑着但“苦大仇深”的脸上看出一丝熟悉的神态。这是我的中文老师,官话说的很标准,然而一听就是长沙人的感觉。
“啊!齐先生。”我总算是想起来这位老师的姓,“你怎么来法国了?”
“因为我觉得我的德语还不错,难道我要去一定德国吗?”老师瞥了我一眼,“说起来你不是英国人吗?”
“因为我德语还不错……”后颈子一阵凉,我乖乖换了话题,“老师你为什么要买火柴啊?看起来很像可怜的没有奶奶的小女孩。”


我忘了,长沙城的张大佛爷最后留给老师的是一盒火柴。
张大佛爷大婚那天,我作为记者自然是去了的。
平时善于谈笑的老师在那天依旧善于谈笑,只不过脸上的笑容是生疏的,就像今天刚开始一样,夹杂着几分“苦大仇深”。
仪式完成后,张大佛爷入席。老师叼了根烟,冲张大佛爷借火。我本来以为张大佛爷会像以前一样告诉老师让他戒烟的,可是并没有。张大佛爷掏了掏裤兜,又掏了掏上衣口袋,最后喊身边的那位副官去取了一包火柴。
“麻烦你了。”老师冲着张大佛爷不好意思的笑起来。整张桌子的气氛都冷下来(我当时并没有能跟老师坐一桌),张大佛爷皱着眉头给自己灌酒。
送佛爷去找尹小姐的是老师,送老师回香堂的是解先生和我(那时候虽然报社包食宿,老师还是好心的留我在他那里住)。
据我所知,从那次以后张大佛爷完全与老师划清界限,除了必要的公共场合,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那包火柴被老师珍藏起来。


“有些东西不能记太清楚。”老师抽出一根火柴,“刺啦”一下小小的火苗亮起来,明明只有那一点,我的眼睛却被灼烧的睁不开。
老师一次一次的重复着划火柴的动作,第二根火柴却没有再燃烧起来。


第一根火柴烧了很久,期间我有试图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的时候看见老师脸上被泪浸花了一片。


忽而忆起那年海棠花开的时候,老师也是这样,面对着海棠花哭的像个孩子。
“张府的海棠花再也不会开了。”他这么说完,擦干了眼泪。后来我再也没见过他哭,他向来不喜欢哭的。
后来我听那位张副官说,那几天张大佛爷的那位夫人下令把张府的海棠花都拔除了。张大佛爷因此把夫人赶回北平好一段时间。
说实话我真的不明白,那些海棠花究竟是怎么招惹了那位夫人,也不明白张大佛爷为什么会那么重视那些海棠花,更不明白那海棠花在老师心里代表的是什么。还没问出口,旁边的老师就擦着了火柴,把那片海棠花烧了。


街头卖唱的艺人依旧唱个不停,圣诞夜他们是回不去家的人;依旧有像故事中的小女孩一样卖着各式小玩意的孩子悲戚戚的目光,圣诞夜他们是不敢回家的人。
昏黄的路灯下那条长凳上,我的老师依旧坐在那里不停的擦着那根擦不着的火柴,我也没有离开看着他执着的疯狂的去不停做着同一个动作。街道两旁的小铺灯火通明,也许店主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一个小女孩买了一个音乐盒,在我的面前上了发条,我不清楚那是什么曲子,总归可以使我留下眼泪。


老师重复着那个动作重复了半夜,他似乎感觉不到疲惫。
圣诞夜……
他的家,早就被那个人剥夺了。


第二天早晨,他枕在我肩头睡得很熟。那根火柴终究还是没有擦着,他是不是像小女孩一样想看到什么呢?我不知道。


他醒来同我告别,神色如初。


后来听说一个中国男人在圣诞节后一天被冻死在那条长凳上,手里好像攥着什么,有人胆子大使劲掰开,发现是一根火柴。
一根怎么也擦不着的火柴。

------------------------------------------------------

*Terry是我的英文名,假装我参加了这个故事。
*求评论,求聊天。